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公主招聘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绍兴公主招聘 -> 感谢那一绍兴酒吧招聘夜
感谢那一绍兴酒吧招聘夜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赵生团队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赵生团队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绍兴公主招聘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公主招聘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壹,连日暴雨。天漏了一般。一天傍晚下班,叶静撑着伞,雨大得视线模糊。经过一个转弯,她的伞突然被一辆疾行巴士挂住,伞钩又挂住她的衣服。当司机停下车时,她已被拖行了十几米。鞋子里面全是血。送到医院把鞋子剪开一看,有两个脚趾已经磨得露出了骨头。医生说这两只脚趾保不住,得截掉。截得地方虽小,也算是一场“截肢”手术。对于生活平静的叶静来说,是天塌地陷的崩溃。以后她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,她比正常人缺了两根脚趾,这也是一种残疾吧?而且夏天再也不可能穿凉鞋。老公说,都肆肆岁的人了,还有啥可哭的,你得庆幸小命没丢。老传也来看她。他说话就温柔很多,他说疼不啦,定在哪天做手术呀,大巴有没有赔钱呀,脚趾少俩没关系,脚在鞋里别人也不知道,夏天想穿凉鞋可以装假脚趾,网上有卖的。那天做手术打麻药时,小护士在边上聊天。说昨天过街天桥底下淹死了个人,因为积水,那人害怕开车过不去,就把车停路边上自己趟水过去,不想水太深,没了头顶,他不会游泳,救上来已经没气儿了。叶静在床上瑟瑟发抖。她忽然觉得人的生命啊,四肢啊这些,都特别脆弱。可能只是一眨眼,可能一点预兆都没有,只是一瞬间人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。原来人的躯体不过是一滩血肉而已。贰,养病期间她总是想起老传。老传比她大两岁,当年她大专毕业在一家化工厂上班,老传是她们单位的领导,不分管她。说来也巧,两人常在单位碰到,吃饭时碰到他,走路时碰到他,出差时也碰到他。叶静羡慕他这么年轻就当了领导,他悄声说:“我上面有人。”关系就因为这一句话拉近了。后来她才知道老传是逗她的,那是一句黄话。两年后老传自己做生意去了,还是跟叶静有联系。二十年前的事儿,具体的细节叶静已经不是很清楚,只依稀记得他说喜欢她。但叶静当时有男朋友,他也有老婆。叶静才不愿意给人当情妇呢。老传也不恼,狭长的眼睛里有意味深长的笑。他还是对她好,经常约她出来吃饭喝茶,仿佛那句喜欢,只是一句玩笑话。慢慢地叶静也仗着他半真半假的喜欢,从他那里讨点好处:要点加油的发票报销啊,请他帮忙给自己的亲戚找个差事啊,叫他带人去她发小开的饭店捧个场啊。他基本上有求必应。喝高的时候两个人勾肩搭背说胡话,酒醒了又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。有时候一两年不见面,再见面还是那么熟,一点隔膜没有。这个半喜欢她的男人,贯穿了她的青春岁月。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、离婚、再婚……他一直在她身边。叁,叶静出院的前一天,老传淘了俩假脚趾送来。她脚上的纱布还没拆,只能放在脚背上比一比。嘿,还真逼真,肤色也一模一样。叶静心想,还是老传对我好。一个男人得有多喜欢一个女人啊才会如此细心,得有多深情才会二十年都心心念念。叶静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他。这二十年来叶静的心态也有所转变。小时候保守,后来,经历的男人不止五个吧,也没觉得那事儿算是多大的事儿了。一个暗暗的念头在她心里形成——她想报答他,容他得逞,叫他此生无憾。在家休养了一个月,机会来了。老传一个远方的同学带着情人回来,老传喊叶静帮忙陪客。他说:“人家带的是情人,我总不能带老婆吧,显得我多光伟正似的。”“那我需要装成是你的情人吗?”“这需要装啥,一起吃饭他就会默认。”叶静打扮一番去了。两个男人聊着聊着就开始聊生意,叶静怕冷着对方的情人,就和那女人聊天,夸她衣品好,口红色号好,指甲做得好,头发盘得好。对方也夸她不像是肆零多岁的人,腰身好,脸型好,各种好。虚情假意的快乐在酒精中扩散,吃到晚上玖点多钟,老传给他同学开了个高档的房间。叶静说,你不顺便给自己开一间?老传说也是哦,那咱俩也在他隔壁开一间休息一下,表示与他齐头并进。肆,进了房间,老传说,我是不是第一次跟你开房?叶静说是的。老传喝得有点多,直接倒床上去了。叶静慢慢走过来,也上床,依在他肩头。老传就伸出一只手来揽她的肩。叶静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他这只手臂正好枕到她脖子下面,形成情侣的气场。过了好一会儿见老传没有下一步动作,她开始妩媚地把手从他肚子上划上去,解他的衬衫纽扣。“干嘛呢干嘛呢。”老传笑起来。她当是打情骂俏,继续解。老传却认真起来。“你想干嘛?”叶静心底短暂怔了一下,还能干嘛。老传说:“不干那事儿。”叶静瞅着他,不吭声。老传解释:“我懒得起床去洗澡刷牙。”他说得很自然,是真心话。叶静却僵住了。二十年来她没有给过他机会,今天送上门来他居然说他懒得刷牙?叶静强忍着不让他看出他对她心灵的暴击。老传接着说:“一把年纪了有啥搞头啊。”“你嫌我年纪大?”叶静用尽量平静的声音问。老传这才意识到她在生气。他说:“我比你更大,我没年轻时的冲劲儿了。”“一点劲儿也没有了?”她索性不再要脸皮。“那倒不是。”他又开始乐呵,他说:“咱俩没必要非要这样吧,我现在对瞎搞一点乐趣都没有。再说,咱俩这样的关系不也挺好吗,要是这二十年里真的搞过,还能像今天这样吗?”叶静下不来台,老传说你今天吃得可不少,我帮你揉揉肚子。叶静真想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,但是这么着就显得自己太在乎不被人瞧重肉体。于是她硬着身子任他揉了几下。她虽躺着,也不忘收腹挺胸,免得被他摸到赘肉。她总得保持最后的骄傲。老传的揉也挺敷衍的,叶静装模作样地享受了一下,说要回家。老传也没拦着,他想再躺会儿,免得回去全身酒味他老婆唠叨。看叶静真的要走,绍兴酒吧招聘老传说:“喂,你没生气吧?”“生什么气?”“没生气就好。”老传说:“我不想失去你,你也晓得,哪有朋友能做得二十年啊。”伍,叶静回去的路上肺都快气炸了。奇耻大辱。原来他根本不是什么二十年念念不忘,他也是个人,也需要朋友,需要异性朋友。他们在这二十年里,有分寸有默契,有相互帮衬有惺惺相惜。他对她性欲退化,只剩友情,她还在那里自作多情。第二天叶静气还没消,她有时自我安慰,这个老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了?又不像。有回他们去吃饭,服务员上完菜转身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:“屁股可真圆。”还有一回他问她:“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这个四十如虎是指四十整呢,还是指将近五十呢?”她问他为什么这么问。他说他觉得老婆一直挺平静的,到现在也没这个阶段。她问他觉得这是好还是不好,他说还行吧,正好够他应付。那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对她性欲退化的呢。叶静想不起来。也可能并没有确切的时间节点,就是慢慢地,觉得偶尔开开黄腔已经很恰当了。想想这二十年来,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付出。他陪了她二十年,她不也陪了他二十年吗?她帮他给他老婆选礼物,他儿子做十岁宴时她送了个大红包,而她女儿没做十岁宴给他省了一大笔钱。哪回他帮她,她也都有回报,不是经济的回报就是情绪价值的回报,总之没让他吃亏过。似乎做朋友已经做得得心应手,确实不该再加戏了。想了好几天,叶静才想通。性已不是恩赐,性会改变某种结构。老传不想改变。老男人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。她觉得自己如果貌如天仙,年芳十八,身世清白,或许那个夜里不是这个结局。可若真如此,又怎会看得上他?世事都有其道理,不是叫人愤怒的,而是叫人接受的。陆,一周后老传打电话叫叶静去唱歌。他说别人都叫了妹子他没叫,因为那些妹子在客人身上磨来蹭去不过是为了多卖点酒,他现在喝酒力不从心,醉一场要缓好几天,叫她快点过来救他。叶静去了。见到他以后发现一切仇恨都烟消云散。他还是那个老哥们儿,不拘小节,笑声爽朗,喝酒依旧保护她,吃小吃依旧照顾她。他们在KTV里狂嗷一晚上,酒尽人散场,外面又下起瓢泼大雨。KTV的伞已不多,只送了老传和叶静一把。他俩撑着同一把伞冲进雨里,老传很自然地搂着她的肩,跟同性朋友没什么区别。她叫的代驾已经到了,他先把她送上车,在关上车门前把伞硬丢给她,又自己冲进雨里去找他的代驾。她坐在自己车子的后座,车子从KTV门前转弯时,她看到他已经淋得全身湿透,正在电话里冲代驾发火。她想他还是个好人,朋友还是可以继续做下去。以后哪天她和老公在家打架喊他来救场,也完全不会尴尬。当女人不再把性这个东西顶在头上闪闪发光,日子就多了些厚重的情感和朴素的现实,少了些斤斤计较和鸡飞狗跳。等到捌零岁,或许还可以和他一起喝喝茶下下棋,比比谁的假牙镶得更结实。到那个时候,她想她会感谢某个夜里他的拒绝带来的和谐与平等。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公主招聘看到的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