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公主招聘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杭州公主招聘 -> 被家暴35年,却5年生4子:母亲的懦弱人生里,藏杭州模特招聘
被家暴35年,却5年生4子:母亲的懦弱人生里,藏杭州模特招聘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赵生团队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赵生团队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杭州公主招聘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公主招聘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在你心里,母亲是个什么样的角色?

  我听过最多的答案,是伟大。曾经,我也这样认为,但现在不了。

  在母亲操持家事,勤俭节约,不苟言笑,以及被父亲家暴,羞辱却依然忍辱负重的经历中。

  在已过而立之年,有了家庭,有了孩子,以及有了牵挂和负担后。

  忽然发现,母亲这个角色,不过是无数平凡女人最本真的坚持和最真实的无奈。

  壹.

  从有记忆以来,亲眼见过的和从母亲嘴里听到的,细数下来,母亲已有叁伍年的被家暴史。

  她的不幸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最近,这个问题常常环绕于耳。

  母亲生于陆零年代,家中四姊妹,母亲最小。

  在那个年代,姊妹多的家庭多不胜数,而母亲虽然生于农村,但她有一个当老师的爸爸,和一个慈祥的妈妈,还有三个疼爱她的哥哥姐姐。

  在母亲的记忆里,伴她成长的家庭是温馨而和睦的。在母亲的认知里,她以后的家庭或许也会延续这一份温暖。

  然而,从遇见父亲开始,母亲的人生,似乎不再往她预期的方向行走。

  那年,高考失利的母亲,独自坐在火车轨道边哭泣。

  一个身材矮小的身影突然出现,那是刚刚下放到母亲家乡的一名其貌不扬的男子,他喜爱文学,闲暇之余也向外公学习文化知识。

  母亲与他,就这样相识。之后的母亲,便收到一封封极尽赞美之情的信件。

  这些充满暧昧的求爱信,并没有打动母亲。直到那次,他的安慰让母亲对他的态度有了些许转变。而这种转变,仅限于友情。

  一朵长在爱里的花儿和一颗年少懵懂的心,是母亲那时的全部。

  身为老师的外公,格外欣赏这位热爱学习的男子,而少不更事的母亲,也在高考失利后,对自己的未来少了些许期待。

  就这样,在外公的支持和母亲的茫然中,促成了一对青年男女的相恋。而故事的男主角,就是父亲。

  母亲身材高挑,容颜秀丽,生性温柔且勤俭节约。而父亲恰恰相反,他个性张扬,自命不凡,脾气暴躁且又铺张浪费。

  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碰撞,并没有让他们之间产生良性互补,而是身与身之间越贴近,心与心之间却越遥远的无奈。

  确定恋情不多久,母亲开始了与父亲的同居生活。而父亲和母亲迥然不同的人生观以及价值观,也在那时擦出恶的火苗。

  贰.

  女人身上大都附有浪漫色彩,相对而言,男人的世界显得更为实际。

  而我的父母却是相反的,母亲比较务实,父亲则对未来充满幻想。

  每当发完工资,父亲会拉着母亲去放映厅看最新的电影,甚至去看最时髦的时装演出。

  而每次父亲的兴致勃勃,都只能换来母亲冰冷的三个字:“浪费钱”。

  或许是父亲天性花心且自卑又自负,或许是母亲太不解风情又言语刻薄。这样的相处,让她们彼此都感受不到恋人之间的浓情蜜意。

  父亲不让母亲单独工作,要工作只能在他眼皮底下。而与异性之间的正常接触,在父亲那里也是不允许的。

  父亲的异性朋友来访,一句对母亲的简单赞美,在他那里也是禁忌,甚至会引来他的雷霆大怒,或者成为他对母亲所谓"不检点”的证词。

  而父亲的好面子讲排场,在母亲这里同样不被理解。每当吵架,母亲总会不自觉地拿父亲与其他男性做对比,完全忘了父亲作为男人的尊严。

  都说男女在结婚以前,是戴着面具生活的。因为爱会让人只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在恋人面前,而父亲的面具,在与母亲同居时就已撕开。

  他忍受不了母亲稍显刻薄的言语,更控制不住自己一触即发的情绪。于是,父亲暴力的拳头,就这样挥向柔弱的母亲。

  第一次家暴过后,母亲伤心又绝望,甚至不想原谅。可父亲的讨好,亲戚的劝说,让她妥协了。

  那个年代的女人,大都信奉从一而终。母亲与父亲已然在一起,他再不好,也注定是她托付终身的伴侣。

  未婚同居这样的事情在今天看来,是再正常不过的。但在母亲所处的时代里,是不被接受的。

  她把身心都交给了他,离了他,她将承受旁人的非议和可能不被接受的未知的将来。

  于是,在没有鲜花轿车,没有高堂满座,没有婚纱钻戒,没房没车,更没有爱意绵绵的情境下,一场似爱非爱的婚姻开始了。

  叁.

  婚后的父母,过着看似平静且正常的夫妻生活,他们一起创业做生意。

  生意好的时候,父亲依然任性地挥霍钱财,而母亲也难以做到对此视而不见。

  争吵在所难免,父亲对母亲的暴力也没有因婚姻而停止。

  除了不懂浪漫,说话冷淡,母亲身上几乎没有其他缺点。尽管如此,父亲还是有了对婚姻不忠的行为。

  当这种不忠被母亲发现之后,父亲不是不承认,就是用暴力宣泄自己被“冤枉“的不满情绪。

  父亲一次次的暴力,一次次的出轨,一次次的死不认账,让母亲不得不用言词一次次地激怒他,又不得不在暴力中一次次因无奈而选择妥协。

  家暴和出轨一样,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。在父亲这里,两者占尽。

  即便是这样,母亲依然没有向婚姻宣战的勇气。她中规中矩,客气有礼,温柔漂亮,勤俭节约,却唯独没有跟命运搏击的魄力。

  女人最愚蠢的选择,就是完全遵从他人的意愿而活。女人最致命的弱点,就是宁愿把命运交给别人,也不敢为自己勇敢博一回。

  而母亲所有的优点,都输在了这仅有杭州模特招聘的弱点上。

  之后母亲怀孕,听说那一胎是个男孩。但因外婆入院,母亲去医院探望的途中走得太急,那一胎没能保住。

  由于奶奶贪玩且性情粗狂,所以母亲每次怀孕,外婆就要从老家赶往母亲所在的城市,为她分娩做准备。

  和所有那个年代的女人一样,即便到了接近临盆的日子,母亲依然挺着大肚子,骑着自行车,穿梭于家与店面之间。

  父亲虽然有点小聪明,但他懒散和享乐的性格依然如故。哪怕母亲怀着身孕,在他看来,那也只是女人之所以成为女人所应尽的义务。

  父亲总是这样,他看低女人,却又把“女人缘”当成男性魅力的象征。

  他自命不凡,却总是不允许母亲与异性之间有丝毫联系。

  母亲与他一起生活,只需听他安排即可,别的一律不可过问。

  肆.

  自母亲与父亲在一起后,母亲穿什么衣服,留什么发式,跟什么人来往,做什么工作......全凭他的喜好。

  母亲与父亲一起,没有自由,更没有自我。她就像是父亲买来的一个长工,父亲只管指挥和数钱,而母亲要做的只有一点,那就是无条件服从。

  因此母亲有了身孕,父亲也是自由潇洒的。因为热爱美食,父亲多年来唯一做的家务,就是做饭。

  当父亲每次为看店的母亲送来午饭时,都已过了饭点许久。即便母亲身怀六甲行动不便,她依然难以按时吃饭。

  母亲的肠胃也因此变得不好,多年后的母亲,在饮食上稍不注意,便会胃疼,甚至会呕吐腹泻。

  这些细微的事情,父亲从来不关注。他只关心如何潇洒地生活,如何在他人面前彰显自己的男性魅力,以及那并不凸显的才华。

  很可笑的是,父亲的这些缺点,都被后来的我们完美地继承。

  之后伍年里,母亲有了大姐,二姐,我,弟弟。母亲生我们,几乎是一年生一个。

  大姐比二姐大两岁,二姐比我大一岁多,我比弟弟大一岁。

  这样的生育在如今看来,对女性的身体健康有很多隐患。但在母亲那个年代,却是顺其自然的事。

  孩子多了,就得考虑生计。而那时,恰逢国家实行计划生育的特殊时期。为避免罚款,我和二姐分别被送到奶奶和外婆家。

  年幼离家,也成了日后我和二姐对父母产生隔阂的关键原因。

  与二姐相比,我的性格要霸道许多。因此,我从小就是不讨喜的那种小孩。

  奶奶待我的方式十分粗糙,她喜欢饮酒,织毛衣,画画,写信。带孩子并不是她擅长和喜爱的事。

  因此奶奶常常把我锁在屋里,然后她独自外出为我买吃食。

  屋里有许多大小相近的旧矿泉水瓶,假如我需要解决如厕问题,就只能靠那些空的矿泉水瓶来解决。

  有时,奶奶也会带我去看集体电视,那里的人们一排排整齐地坐着,嘴里吃着买来的零食,眼睛跟着电视情节而闪烁。

  伍.

  在回到父母身边以前,父母给我的感觉是陌生的。

  不知什么原因,在奶奶那里呆了没多久,我又被送到外婆家与二姐一起生活。

  外婆家有一栋两层高的长长的房子。那座房子里,住着外婆,住着大舅,住着小舅,还住着别的亲戚。

  与奶奶家的冷清相比,外婆家显得格外热闹。二姐在那里,长得像个野孩子一样。

  她跟着那些孩子们爬树,上山,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利落而熟悉。

  而很少出门的我,似乎很难融入她们的世界。除了胆小,脾气大,有点绘画天赋,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讨人厌的小孩。

  在外婆家念完学前班后,暑假期间,我有了回家跟父母团圆的机会。

  在我那时的印象里,父母来看我的次数屈指可数。除了知道他们的称呼是爸爸妈妈以外,我对他们一无所知。

  或许是出于血缘的奇妙感觉,这次见面令我满心期待。

  回到父母身边,我忘记了他们当时脸上的表情。只记得那个家的一切都很漂亮,漂亮得跟假的似的。

  很快,二姐也回归了这个家庭。一家陆口,就这样团圆了。父亲依然是不常在家,母亲则早出晚归。

  那时一般的家庭都骑自行车接送孩子,而母亲每天早晨起来,要为三个女孩梳头发,还要分两次接我们四姊妹上学。

  那时的我们,会为自己先坐上母亲的自行车而高兴,也会为最后才坐上母亲的自行车而生气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母亲那时得多辛苦啊!送完四个小孩,还得赶去店里。可那时的我,却为晚一步坐上母亲的车耿耿于怀。

  那段时光对我来说,是美好的。但对母亲来说,却是忍受父亲的朝三暮四和暴力殴打后,还得对我们笑脸相迎的隐忍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母亲的笑容里,多了些许泪光。每当看见她哭泣,我都会问她怎么了?可她很快把泪水憋了回去,告诉我:“没事”。

  母亲一次次的泪水里,渗透着她对丈夫的无奈和对孩子的不舍。而她隐藏在笑容背后的伤痛,我却从未真正关心过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公主招聘看到的,谢谢!